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李星:中国需大力发展IPv6 与IPv4互通是关键


图片来源:nipic.com

  最近,从事IPv6领域研究长达14年的清华大学教授李星得知了一个好消息:日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我国要在2013年底前展开IPv6网络小规模商用试点,形成成熟的商业模式与技术演进路线,从2014年开始要进行大规模部署与商用。

  李星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CERNET)网络中心副主任。他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得知国家正式发布IPv6的过渡时间表,我感到非常高兴!”

  李星指出,要实现会议中提出的发展目标,必须解决IPv4与IPv6网络的“互联互通”问题,这是未来IPv6能否快速发展的关键所在。

  多位券商分析师也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IPv6板块非常具有投资价值,但如果不能解决IPv4 与IPv6的兼容性问题,其相关产业链的发展则不太乐观。

  中国急需发展IPv6

  IPv6是“Internet Protocol Version 6”的缩写,是用于替代现行IP协议版本IPv4的下一代IP协议。

  在去年2月中国农历春节时,国际互联网名称和编号分配公司(ICANN)就已经宣布全球最后一批IPv4地址池分配完毕。到了2011年4月,亚太互联网络信息中心(APNIC)又宣布亚太地区IPv4地址资源仅剩下最后一组,此后区域内众多网络运营商将再没有机会得到新的IPv4地址。

  “亚太地区是全球范围内最早耗尽IPv4地址池的区域。”李星说。

  思科总部首席技术官办公室大中华区总监殷康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对于IPv6的发展需求更加急切。

  “中国互联网的普及率比较低,今后需要的IP地址数量相当大,而眼下全球IPv4地址池又已经枯竭。在这种需求压力之下,我们对于IPv6的需求远远超过其他国家。”殷康说。

  数据显示,虽然中国互联网用户的数量已位居全球第一,但是人均普及率仅为35%左右,与欧美国家高达80%以上的普及率相去甚远。

  李星指出:“假设我国目前互联网用户数量几年后翻一番,我们就再也没有多余的IPv4地址可用——除非向国外购买。今后三年,我估计中国将出现1亿多个地址缺口。”

  此外,随着移动互联网、云计算、物联网等的发展,今后我国人均所需IP地址会更多。

  “要解决这些问题,只有依靠大力发展IPv6。”李星说。

  殷康则指出:“当前中国互联网已经到了历史发展的重要路口,虽然率先发展IPv6会有一定的风险,但也是中国互联网发展的重大机遇。

  与IPv4互通是关键

  李星表示,国务院在常务会议中提出的分步实施的计划是可行的,但要达到这个目标的重要前提条件是——要实现IPv6与IPv4的互联互通。

  他认为,IPv6与IPv4绝不能是互相之间无法联系的孤岛与大海。如果两者间的互通解决不好,IPv6的发展前景不容乐观。

  华讯投资顾问杨如学也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IPv6的发展值得市场期待,但这样一个新模式要发展到取代旧有模式,遭遇的障碍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旧有模式的固守,二是新模式的不足。

  “我预计IPv4向IPv6的转换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其间两者将共存,而在这个过程中两者内容的交融,将是我国发展该技术面临的重大考验。”杨如学说。

  李星认为,目前国内运营商与门户网站之间互相推诿,都声称无法推广IPv6网络,这实际上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如不能解决IPv4和IPv6的互联互通,这个问题是根本无法解决的:一方面运营商说没有IPv6的信息资源,另一方面门户网站说没有足够的IPv6用户访问IPv6信息资源。我认为,解决IPv4和IPv6的互通问题,则可以打破这个循环,今后新建的网络可一步到位为IPv6网。”李星说。

  其实早在1994年,李星就意识到中国未来一定会面临IP地址不够用的局面。

  “当时我注意到中国各级学校的学生数量已超过3亿,如此庞大的数量今后肯定拿不到对应的IPv4地址。”李星说。

  从1998年开始,李星与他的同事们就正式投入了IPv6领域的研发。在有人试图采用“双栈技术”解决互通问题时,他们率先在2004年试点建设纯IPv6网络。2004年,全世界最大的纯IPv6网CNGI-CERNET2主干网建成开通。

  “我认为,互联网络最大的价值就是互联互通。在建设纯IPv6网的过程中,我们研制出了创新技术——‘基于运营商前缀、无状态翻译的IPv4/IPv6互通技术’,从原理上解决了IPv4与IPv6的互联互通问题。”李星说。

  这套技术简写为IVI,即罗马数字四与六的拼写。对此,李星解释道:“这个简称是当时研发团队里学生提出的想法,意思就是四与六能互通。”

  他表示,如同手机能与固定电话在不同网络间可以通话一样,IVI技术可以使IPv6与IPv4网实现互联互通。

  据了解,目前该技术已经形成了国际互联网标准组织IETF的系列标准类文档(RFC6052、RFC6144、RFC6145、RFC6219),成为IETF的BEHAVE工作组过渡机制的核心部分,并在CNGI-CERNET的百所高校进行试商用。

  前景虽好但需择机

  除了过渡时间表的明确,对IPv6发展的另一个利好消息是,在近日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公布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11年修订)》中,基于IPv6的下一代互联网系统设备被纳入鼓励类投资项目。

  对此李星表示,IPv6产业链具有相当大的投资价值。

  “中国IPv6的市场比IPv4的市场更大。它涵盖了核心设备、接入设备、软件、终端等领域,同时可能还会产生一些新的应用,譬如安全、服务等等。”李星说。

  杨如学也表示,IPv6从试点商用到全面商用过程中,改造和新建投资将超过1600亿元。

  “投资IPv6行业不仅可在IPv6从试点商用到全面商用过程中逾千亿的投资里获利,更将在行业成熟之后持续获益,所以我认为未来IPv6会赢来巨额投资。”杨如学说。

  上海证券通证券分析师魏庆亮也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新一代信息技术是国家“十二五”期间重点扶持的行业,IPv6未来的需求空间巨大,相关行业将呈现爆发式增长。

  但杨如学指出,尽管近期利好消息不断,但与IPv6相关的股票板块走势并不理想,未来投资IPv6领域最重要的问题在于选择时机。

  “一方面要根据我国IPv6政策的推进时间来选择何时投资,这与投资的机会成本相关;另一方面要考虑A股大势运行的态势与大盘的风险,这与风险成本相关。”杨如学说。

  (摘自:中国教育网)


 
版权所有:赛尔网络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