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报道精选

中国下一代互联网示范工程CNGI深斟浅饮


  来源:《网络世界》 2004年03月29日 企业纵深

  本报记者 武汉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邬贺铨自宣布“中国下一代互联网示范工程CNGI”后,回应媒体的通常只有:“多做少说”。低调,已成CNGI的内部纪律。

  “学术先行”是记者另一感受:CERNET2已建成CNGI最大核心网与唯一学术网,而运营商们承建的其他五个核心网则还没有一家真正部署的。

  充满希望者,已经整装上阵;心存疑虑者,还在运筹帷幄。热与冷的背后,是不同认知与期待。

  低调

  低调,在一定程度缘于分歧。因为分歧的存在,务实的专家们更愿意“出成果”。

  明眼人很容易发现:电信运营商通常说的是下一代网络(Next Generation Network,NGN),关注的是电信网的未来;而下一代互联网(Next Generation Internet,NGI),则是试图以互联网解决所有问题。

  两者对技术实现的认知显然有较大差异。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总工、国家IP与多媒体标准研究组主席蒋林涛评论说,至今中国的六大运营商都没有真正部署,是因为技术体系构架如果搞不清楚,运营商是不敢贸然行动的。他认为,分组交换最终将取代电路交换。但现实问题是:电信运营商投巨资建成的现有电路交换网怎么办?运营商会千方百计延长现有网络的寿命,而不是尽快淘汰,所以对新技术的投资不会太大、太快,目前还基本处于对IPv6技术的跟踪阶段。

  “求同存异”诞生了中国下一代互联网示范工程,因为下一代网络的发展与应用是共同需要的,矛盾因此被搁置起来。当前学术界与产业界投入速度与力度的差异,只是矛盾的一个投影。其实,这种分歧在其他国家也非常普遍,比如美国。设备制造商与运营商正从现有技术中获利,而转移到IPv6,则几乎所有网络技术、设备与应用都要重新开发。去年美国国防部宣布2008年全面实现美国本土的IPv6计划,相信此举将大大推动美国IPv6的应用与发展。

  投资14亿元的“中国下一代互联网示范工程”,采用多家招标的形式,给各方提供了走不同技术路线的可能。有消息说,国内的运营商将普遍在明年开始建设,而后各“试验田”的收成,会作出最佳的评判。

  高歌

  和其他“成员”相比,自认为低调的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CERNET)就多少有些高歌猛进了:3月19日,CERNET2试验网宣布正式开通,连接北京、上海和广州等CERNET2核心节点,以6000公里的规模成为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纯IPv6主干网。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网络中心主任吴建平介绍说,CERNET2到2004年底以前,主干网将连接我国20个主要城市的CERNET2核心节点,传输速率为2.5~10Gbps,实现全国200余所著名高校的高速接入,从而形成我国开展下一代互联网及其应用研究的重要试验环境。

  其实,中国发展下一代网络的呼声一直很高,因为IPv6被视为可带来“互联网业重新洗牌、中国网络产业后来居上”的重大机遇。CNGI的立项,将使我国在2005年底建设成世界上最大的IPv6网络。对于建成世界最大的IPv6试验网,有业界人士置疑是否为一种浪费。吴建平不同意这种说法:“互联网的发展都是要先建立大规模的试验床、试验网,因为很多创新的网络技术在小规模网络中无法得到验证。”

  至于为什么CERNET2建成目前独一的纯IPv6主干网,吴建平的答复是:“因为我们看重IPv6给中国网络乃至IT产业带来的重大机遇,所以要给其技术与应用开发提供广阔的试验环境。如果还像国外那样采用IPv6与IPv4混合的方式,我们还是跟在别人的后面,很难有创新与突破;并且很多真正的IPv6技术与应用在混合环境下也无法实现。”目前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已经实现了IPv6与IPv4网的互联互通,但吴建平建议:“因为IPv6与IPv4的转换需要大量时间和成本,所以我们鼓励用户采用纯IPv6网。”

  给国内企业更大的发展空间,是中国下一代互联网示范工程的主要立意所在,在设备招标中会优先考虑采用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网络技术及产品。目前国内一些厂商已经开发出了涵盖两种协议的路由器,而在刚刚开通的CERNET2试验网中,已有清华紫光比威的IPv4/v6双栈核心路由器试运行。由于下一代互联网在全球都是起步阶段,中国企业在IPv6、网络技术与应用等各层面都有很多创新的机会。

  IPv6的典型应用将包括:网格计算、高清晰度电视、强交互点到点视频语音综合通信、智能交通、环境地震监测、远程医疗、远程教育等。吴建平认为,由于下一代互联网具有更大、更安全、更高速和更快捷等特点,一些我们已经耳闻的应用将在IPv6得以真正意义上的实现。对于大家关心的IPv6应用开发以及IPv4应用向IPv6应用转换问题,吴建平答复说:“CERNET正在提出这方面的国际标准,并与一些国际厂商积极合作。”

  吴建平称,按照工程实施时间表,到2005年中国下一代互联网示范工程将只提供学术和试验用途,2006年之后才可能开始大规模商用。

  关注

  邬贺铨对记者提到:目前CNGI专家小组、协调小组等都还没有成立。它们的成立,将有助于改变CNGI目前过于松散的印象。
另外科技部高新技术发展研究中心有关人士提出:中国企业的研发工作还基本停留在“通过软件解决方案,让现有设备支持IPv6协议”的阶段,在IPv6核心路由器等高端产品方面的投入远远不够,对相关业务模式的研究更没有起步,因此仍未能冲在个别国际厂商的前面。

  ■背景链接

  中国下一代互联网研究大事记

  1998年4月,CERNET建立中国第一个IPv6试验网CERNET-IPv6。

  1999年11月,国家自然基金委员会正式立项:“中国高速互连研究试验网络NSFCNET”。我国第一个基于密集波分多路复用DWDM光传输技术的NSFCNET 2001年在北京地区建成。

  2000年9月,中国第一个下一代互联网交换中心DRAGONTAP在清华大学建成,首次实现了与国际下一代互联网络APAN的互联。

  2002年1月,国家启动“下一代互联网中日IPv6合作项目”。8月,国家发改委正式成立“下一代互联网发展战略研究专家委员会”。

  2003年8月,国务院批复同意国家发改委等八部委“关于推动我国下一代互联网发展有关工作的请示”,正式启动“中国下一代互联网示范工程CNGI”。CERNET、中国电信、中国网通、中国联通、中国移动、中国铁通等分别中标。



 
版权所有:赛尔网络有限公司